信用监管如何在健全市场体系进程中发挥基础和关键作用?

  新华社北京6月15日电(记者胡俊超 余蕊)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,构建相适应的市场监管新机制。会议指出,信用是市场主体安身立命之本。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,简政放权要坚持不懈,公正监管必须落实到位,只有管得好才能放得开。加强信用监管是基础,是健全市场体系的关键,可以有效提升监管效能、维护公平竞争、降低市场交易成本。信用监管如何在健全市场体系进程中发挥基础和关键作用?记者进行了采访。  

 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和信用建设司司长陈洪宛表示,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,信用监管是规范市场秩序的“金钥匙”。加强信用监管就是通过一系列制度安排和工作措施,加快化解存量失信行为的社会影响,建立防范和减少增量失信行为发生的长效机制。  

  中国经济信息社副总裁匡乐成认为,社会信用体系是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基础设施,具备治理的透明性、协同性和参与性。信用监管可使政府监管更加科学和高效,能增加监管的公正性,减少监管对象的疑惑和争议。  

  “信用监管是以社会主体信用记录为基础,在信用评价基础上的分级分类监管,是多部门配合联动的协同监管和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综合监管,是以联合奖惩为机制的事中事后监管和瞄准失信风险的精准监管,有助于提高监管效率、支撑‘放管服’改革、优化和改善营商环境。”北京国富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登立说。  

 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和信用建设司副司长张春认为,信用监管的基本理念是对高信用的市场主体降低抽查比例,减少对正常经营活动的干预,对高风险的市场主体增大检查频次力度,真正做到对诚实守法者“无事不扰”,对违法失信者“利剑高悬”。 

  “信用监管将呈现出四大特征:一是以信用信息为基础、以法律法规标准为依据、以监管科技平台为支撑,区别不同主体信用状况的分类监管;二是瞄准违法失信风险的精准监管、有限监管;三是多部门联动的协同监管;四是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综合监管。”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信用研究所所长韩家平认为,信用监管最终将使信用成为资源配置的新标准、分类管理和联合奖惩的新依据、经济社会治理的新逻辑新方法、市场秩序的新面貌新特征。  

  “过去几年,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信用立法、信用承诺机制、信用评价、信用分级分类监管、联合奖惩机制以及信用平台和网站搭建等方面均取得了长足进步。”东方金诚信用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君认为,这些都是开展信用监管重要的基础。 

  据悉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建设运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,创新运用企业信息公示、“双随机、一公开”、信息共享和联合惩戒等多种手段,实现了从重审批轻监管到宽进严管、从事前审批到事中事后监管、从单打独斗到协同共治的根本转变,信用监管政策措施进入长效化运行轨道,市场监管逐渐步入新常态。 

  “信用监管建设应从组织机构建设、制度建设、职能建设、行政监督管理执行能力建设等方面发力,其中组织机构建设是重中之重,应有明确的监管机构及职能,从全局出发协调各方利益,最大限度地发挥按信用资本配置资源对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。” 中国人民大学信用管理学科带头人吴晶妹教授说,有人、有机构、有职能、有制度,这是最重要的。  

  陈洪宛说,推行信用监管意味着鼓励各地方创新应用信用承诺、信息公示、协同注册、合同监督等手段,加快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市场监管机制。须创造性地运用列退名单、限期整改、培训约谈、公告公示、提交报告、行业监管、联合惩戒、嵌入“一网通办” 等监管手段。  

  吴晶妹教授认为,创新的信用监管无论是制度建设,还是措施与手段的落地实施等,都需要学习、创造与责任担当。当前最迫切的是加强对信用、社会信用体系、信用监管相关知识的学习。  

  陈登立建议,在推行信用监管进程中,信用服务机构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,应该成为政府部门推动信用监管的参谋者、建设者、服务者、宣传者。 

扫描分享